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加国同城 首页 健康 查看内容

果然,报道“油罐车直接运食用油”的记者被泼污水了(图)

2024-7-10 02:30| 发布者:青青草| 查看:15| 评论:0 |来自: 玖奌杂货店

摘要:前两天,“罐车卸完煤制油直接装运食用油”事件的报道出来以后,网上流传有一篇《我有点担心那个新京报记者》的文章,作者说:“这是新京报记者冒着生命危险写的一篇报道,我都有点担心他的处境。”果然,今天我就看 ...
前两天,“罐车卸完煤制油直接装运食用油”事件的报道出来以后,网上流传有一篇《我有点担心那个新京报记者》的文章,作者说:“这是新京报记者冒着生命危险写的一篇报道,我都有点担心他的处境。”

果然,今天我就看到有人恶狠狠的发文称,“请记住这几位擅长春秋笔法的新京报记者”。这算不算公开的威胁?



在网络上,一些人也正在蠢蠢欲动,对报道的媒体和记者泼污水:

第一重污水:这些大豆油不是用来吃的,是被工厂拉去做工业品了,新京报在造谣带节奏,心太坏了。

比如,有人发文称,报道中的其中一家食用油收货企业是河北物流集团金属材料有限公司,经营范围里面,没有食用油的分装零售这一项。

由此,该博主认为,“这批一级大豆油根本就是工业用油”,意思是这些油是用于工业生产,没有进入食品领域,由此断定“新京报的记者你们造谣带节奏……”,进而大骂“这群霉体人,心太坏了”。



乍一看,好像是这么回事。但是,查询河北物流集团金属材料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该公司并不是生产企业,也根本用不到什么工业原料啊?所以,该公司购这么多油,究竟是干什么了?



而且,即使运往河北物流集团金属材料有限公司的这一车大豆油的确不是用来吃的,也不能武断的认为“这批一级大豆油根本就是工业用油”。

因为在报道中出现的另一辆车,有自媒体博主通过查阅货车轨迹,发现其从中储粮油脂(天津)有限公司装车食用油之后,一路开到了陕西汉中勉县,在新力油脂有限公司的厂区卸货。

在网上搜索,能查到勉县新力油脂有限公司在2021年还曾经因为生产经营抽检不合格的菜籽油被行政处罚。



这也说明,这个勉县新力油脂公司就是卖食用油的。而这些“问题油”,也极有可能卖给了当地的老乡,有非常大的可能性是流向餐桌。

故意对这些危险的可能性无视,在官方调查还在进行,涉事各方也还没有回应,就急于给媒体和记者泼污水,我只能说这些人实在是用心歹毒。

第二重污水:新京报没有去追查买油的企业,是在选择性报道,不配当媒体。

一些人认为,新京报的调查记者,已经盯上了那俩油罐车,就应该持续跟踪油的去向,查个水落石出,否则就是别有用心。





我只能说,能说出这种话来的,实在是太没有良心了。

对于媒体报道中提到的油罐车,有自媒体博主查询了近半年的轨迹(在大货车装了GPS的情况下,这些信息是公开的),发现这辆车多次从宁夏的“国能宁煤”运送煤制油去全国各地,然后返程拉上食用油赚外快,而食用油的缷货地点则不固定,有送去河南遂平县的,也有送去陕西咸阳的……



在这辆车送货的名单里,甚至还有不少知名大企业。这其实也能很好解释为什么新京报没去查个水落石出?

一是涉及的企业太多,受技术或者经费所限、环境不允许等等因素的限制,要彻底查清楚,难度很大;

二是牵涉到的利益过于复杂,调查需要应付很大的压力,继续查下去,有可能面临极大的风险,甚至是危险。

说实在的,对“罐车运油”乱象的调查,新京报能做到这么多,已经很了不起了。对调查记者横挑鼻子竖挑眼的,甚至是污蔑指责的,真的是太没良心了。

第三重污水:媒体的报道是别有用心,配合敌对势力,祸害国内食用油产业……

比如,有人就认为,这是要“毁国内的制油业,将国人的粮食需求依赖于外国品牌。”

还有人认为背后可能会有“犹太人”的阴谋,是敌对势力“攻击我国粮食安全,好趁机拿下我国粮食供应的操控权”。

这些言论很荒唐很离谱,但却很能蛊惑人心。





一些人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就说媒体的报道是别有用心,是有阴谋……我只想说,坏也就罢了,还这么张口就来,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又蠢又坏么?

曝光罐车化工油食用油混装的记者韩福涛,是一位调查老兵。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他曾应聘星巴克的咖啡师,暗访星巴克的工作间;也扮演过赌徒,深入地下赌场调查……发表过《实拍常熟童工产业:被榨尽的青春》《苏南地下赌场调查》《安徽太和多家医院欺诈骗保调查》和《卧底网红餐厅胖哥俩肉蟹煲》等多部有影响力的作品。

有人是这样介绍韩福涛的:“他是我从业十年来遇到的唯一一个既能吃苦,长得又像民工,又能忍受低工资,还热爱卧底暗访的人。他是天生的调查记者……”

这次,调查“罐车运油”乱象,用一篇自媒体文章说的,至少得罪了五个大佬,包括:中储粮和汇福粮油、宁东能源化工基地及其相关企业、一些食用油生产企业、一些罐车运输行业的人、一些监管部门。

这也可以看出,做这样的调查报道,是需要很大勇气的。而且,韩福涛的文章,是实名曝光。

如果不是韩福涛坚持不懈的跟踪、潜伏、调查,谁能想到,街边加油站的油罐车,居然有可能也会装我们炒菜的食用油?

我们要感谢韩福涛,是他的追踪调查,才揭开了一个行业的乱象。如果没有他的调查报道,我们也许会永远蒙在鼓里。

如果连这样的人都要被泼污水,那我是实在不知道这些给他泼污水的人,究竟还能坏到什么程度了。

调查记者这个行业已经凋零的很严重了,还在坚持的调查记者也已经越来越少了。韩福涛和他的同事,是很难得的还在坚持的优秀的调查记者。

这一次,他们用一篇报道捅破了一个黑幕,动到很多人的奶酪,也必然会令很多人痛恨……

如今,一些人开始给他们泼污水,接下来,也许各种各样的诋毁和谣言还会越来越多。

这几天,很多人在说,向调查记者致敬。但我想,致敬不能是一句空话。当他们被抹黑被泼污水的时候,我们应该站出来,坚定地站到他们身后。

一个社会需要有调查记者,也有人说调查记者是最接受英雄的职业。但是,现在,真正的调查记者已经很少了。我们真的不能再让仅存的还在坚持理想的他们,到最后不仅流血、流汗,还流泪。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