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加国同城 首页 科技 查看内容

马克龙让法国面临危险分水岭 巴黎各大城市暴乱(组图)

2024-7-10 04:30| 发布者:青青草| 查看:12| 评论:0 |来自: 冰汝看美国

摘要:马克龙,用一场噩梦换来了另一场噩梦:他成功的阻止了玛丽娜·勒庞领导的极右翼国民联盟赢得7月7日的法国议会选举,但他却为极左翼联盟的胜利铺平了道路。 被马克龙提前的法国第二轮立法会选举结果出炉,让媒体与 ...
马克龙,用一场噩梦换来了另一场噩梦:他成功的阻止了玛丽娜·勒庞领导的极右翼国民联盟赢得7月7日的法国议会选举,但他却为极左翼联盟的胜利铺平了道路。

 



被马克龙提前的法国第二轮立法会选举结果出炉,让媒体与法国民意调查专家们惊讶的是,由让-吕克·梅朗雄及其法国不屈党 (LFI) 领导的新人民阵线联盟 (NFP) 后来居上,以182个议席成为多数党;而马克龙领导的中间派联盟获得168个席位,位列第二;极右翼派国民联盟最终仅以143席位列第三。

这三个派系,对法国的未来有着截然不同的想法,所以对组建联盟兴趣不大。这也让法国政坛进入到“三国演义”阶段。

这是法国历史上最短的一次竞选,全国情绪高涨,数十名候选人和拉票人遭到威胁和暴力,甚至包括种族歧视。

此外这次法国的投票率非常高,左翼和中间派候选人敦促支持者捍卫民主价值观和法治,而极右翼则嗅到了颠覆既定秩序的机会。根据内政部的数据,截至当地时间下午5点,投票率约为 61.4%,为 1981 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马克龙为何要求举行选举?

原本还有三年任期的马克龙,自己党派在国民议会中失去绝对多数地位后,决定赌一把,试图阻止极右翼国民联盟的进一步壮大。



很明显,马克龙打错了算盘,尤其是在左翼方面。在他看来,法国的左翼会分裂成温和的社会主义者和梅兰雄领导的不屈法国两派,从而增加他自己的政党进入第二轮的机会。但是这一分裂并未发生。相反,由这些左翼政党组成的新人民阵线联盟赢得了27.99%的选票,成为了多数党。

第二个误判是,马克龙认为,虽然在七年总统任期中,对他的敌意一直在稳步增长,但他仍然天真的认为,自己可以成为一个团结各方的人物。他希望体现共和国及其价值观,反对极端主义,但是很显然选民不认同马克龙的愿景。

选民看到的是马克龙冷漠的统治与大众脱节,政治学家雅克·鲁普尼说:“这是对他个人的否决,人们不再希望马克龙把他们团结在一起。”

可以说,这样的结果对马克龙是一记重击。马克龙本人自恃聪明,且魅力十足,他一直认为自己能够说服任何人,让他们同意自己的观点,从俄罗斯总统普京到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但这次并不能奏效,民众用选票告诉他们到底更信任谁。

法国因选举发生骚乱

伴随着左翼政党在法国议会选举第二轮投票中实现惊人逆转,包括首都巴黎、里昂、马赛在内的法国多个城市7日7日晚间爆发了严重的骚乱和冲突。法国内政部部长达尔马宁表示,为“确保极右翼和极左翼势力不会借助局势制造混乱”,政府已部署3万名警察维持秩序,仅巴黎和首都郊区就部署了5000名警力。巴黎市中心的许多商店和银行也用木板固定窗户,以防可能发生骚乱。



在民调显示左翼“新人民阵线”意外取得领先后,大批抗议者和庆祝者同时涌上城市街头。其中1000多名左翼支持者在7日晚聚集在巴黎的共和国广场,等待第二轮选举投票结果。首批结果公布后,人群一片欢腾。



游行起初非常平和,但随着极端右翼法西斯团体支持者随后加入,佩戴黑色面具的抗议者开始向警察投掷烟花和瓶子,双方爆发了冲突,执法机构人员则用催泪瓦斯回击。

数千人聚集在巴黎市中心的共和国广场,警方向广场增派了人手并部署了高压水枪。庆祝左翼联盟在提前举行的大选中获胜,并为极右翼“国民联盟”未能获得多数席位而欢呼。



根据社媒上的流传的视频和图片显示,一少搓示威者与警方发生冲突。蒙面抗议者在首都街道上奔跑,向警方发射礼花。警方则动用了催泪瓦斯,一些木制路障被点燃。



北部城市里尔的极左活动人士和警察之间爆发了冲突,警方使用催泪瓦斯驱赶抗议者;在法国西北部城市雷恩,防暴警察对一群高呼“每个人都讨厌警察”的左翼示威者使用催泪瓦斯,并逮捕了25人;在南特,一名警察警察被示威者投掷的燃烧弹炸伤。示威者向警方投掷烟花等燃烧物,警方则用催泪瓦斯回击。



左翼新人民阵线联盟是谁?

新人民阵线联盟刚刚于上个月成立,将社会主义者、绿党、共产主义者和极左翼聚集到一个超级阵营中,激进左翼的领导人让-吕克·梅朗雄誓言实施几项社会主义政策,批评人士担心这些政策将使法国“无法治理”。



梅朗雄经常被拿来与英国前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相比,他承诺在未来五年内将公共支出增加至少1500亿欧元,而资金将来自增加税收。

这位极左翼领导人此前曾被指控反犹太主义,他表示将把最低工资提高 14%,禁止基本商品涨价,并将国家退休年龄从 64 岁降至 60 岁。该派系承诺取消马克龙的许多主要改革,启动一项昂贵的公共支出计划,并在色列与哈马斯的战争而对以色列采取更强硬的立场。

但马克龙警告说,左翼的数百亿欧元公共支出经济计划,部分资金来自对财富和高收入者提高征税,这对法国来说可能是毁灭性的,法国已经因其债务而受到欧盟监管机构的批评。

但是,尽管新人民阵线联盟获得了议会中最多的席位,但它远远没有足够的席位来获得多数席位,而任何一个联盟都无法获得多数席位,这意味着梅朗雄无法独自组建政府。相反,他将被迫与其他政党进行谈判,希望组织联合政府。

左翼要求马克龙换总理

72 岁的梅朗雄做出了第一个决定,就是呼吁法国总理加布里埃尔·阿塔尔辞职,并表示左翼联盟已准备好执政。

这位前总统候选人说:“法国人民是凭良心投票的,我们的人民显然排除了解决我们问题的最坏方法。今晚,国民阵线远未获得绝对多数。这对组成新法国的数百万人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安慰。”



总理加布里埃尔·阿塔尔也作出反应,随即向马克龙提出辞呈,不过统马克龙并没有批准阿塔尔的辞呈,反而要求阿塔尔“暂时”留任,“以确保国家稳定”。马克龙要等待新一届国民议会形势更加明朗后再做“必要决定”。新一届国民议会定于7月18日举行首次全会。按照法国宪法,国民议会有权弹劾总理。

政治前景不确定

法国的选举结果表明:极右翼政党要在法国登堂入室,进入权力中枢还有距离。左翼联盟成为这次选举的大赢家,马克龙看起来提前选举的豪赌是输掉了,但避免了最差结果,那就是极右翼挟欧洲议会选举的势头在法国国内攻城略地。极右翼的国民联盟经过这次选举再次确认了在法国政坛中的角色,要融入到主流政治潮流,还需要继续“进化”。

法国虽然国民议会选举结束了,但法国陷入了总理难以产生、国家更难治理的尴尬局面。目前唯一能“确定”的事情,就是法国政治变得更加“不确定”。法国舆论认为,此次选举后,法国政治的不确定性将产生多方面影响。

首先,由于执政党联盟在国民议会中失去了相对多数优势,马克龙未来的改革在议会立法层面将面临反对派的强力掣肘,政府决策效率可能大幅降低。其次,极右翼和极左翼政党强势崛起加剧了法国社会的政治对立和撕裂,暴力事件也随之增加。

法国内政部长达尔马宁5日宣布,本次选举期间,有51名候选人或活动人士受到袭击,警方已逮捕30多名参与暴力袭击的人员。法国社会学者乌戈·帕列塔说,马克龙宣布解散国民议会后,“法国就陷入了严重的政治危机”。

马克龙率团出席本月在华盛顿举行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北约峰会的人数将有所减少,在距离巴黎举办奥运会不到三周的时间里,法国没有稳定的执政多数。这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提前举行选举可能会对乌克兰战争、全球外交和欧洲的经济稳定产生潜在影响,而且选举结果几乎肯定会削弱马克龙在其总统任期剩余三年内的权力和影响力。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返回顶部